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权谋”宣言
    恰是阳春时节,容洱她们又是一路往南走,接连几日都是晴天。

     然而容洱一直靠着窗打盹儿,篆儿和若绯见了,也不敢造次。

     除了打点饮食,到晚上的时候扶容洱去客栈,其余时候她们都安安静静跟着容洱坐在马车里,并不说话嬉闹。

     连续闷了好几天,容洱许是睡饱了,早上醒来就拉着若绯要打开帘子。

     篆儿和若绯没有毫不犹豫地就答应,而是轻轻掀起帘子一角。

     见他们是在野外,而且一望无际的接天碧色里没有任何人烟,两人这才拉开帘子,任容洱探出头去尽情呼吸。

     韩竟见到两个丫鬟这样,暗暗觉得她们可堪一用。

     这天,车队到了处于北方与南方分界的枢纽城市,云华城。

     容洱对这个城市本来毫无印象,至少在进城之前是如此。

     若绯读了很多云广地方志给容洱听的时候,昏昏欲睡中她就只记住了一句:云华城,昔年开国大帝普明帝起兵处。向来为兵家必争,乃锁钥关北,屏障中东,是岭岳环绕、一水横贯之地。

     以前小说里面根本就没有提到这个地方,她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要发生。

     她知道书里的情节都肯定跟女主有关。

     而这云华城,女主都没有来过,也没有什么其他主线人物,那肯定不会发生什么情节咯。

     嗯,那她在见到女主前还可以再过段安生的日子。

     这样美滋滋地想着,她天生安逸好乐的性格又自觉屏蔽了若绯的念经。

     快睡着的时候,篆儿放下手里正在做的针线,倒了杯水过来轻轻唤出声:“主子,早上才醒没多久,怎么又要睡了?小心身子骨睡乏了动不了。奴婢给您倒了杯茶,是用若绯姐姐采的草泡的,您就赏个脸尝尝奴婢的手艺怎么样吧。”

     她边说着便得意神气地朝一旁拿着书的若绯眨眼,一边将青花洒金茶盅揭开盅盖放到容洱伸过来的手上,然后朝若绯做了鬼脸。

     若绯看着她故意做出的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来气自己,又看容洱一扫刚刚听自己读地方志时的困顿,真的坐起了起来,正聚精会神地捧着茶喝着。

     若绯忍不住微笑,抬眼瞪了一眼篆儿,这个丫头,也是大胆。

     也亏遇到主子,脾性温和,年纪又小,竟还配合她。

     若绯刚把书收回藤箱里,便听到容洱发出“欸”的惊奇声音。她转身疾步走了过去,篆儿脸色怪怪地看着容洱手上的那颗珠子,前所未有的安静。

     “主子,怎么了?”若绯细瞧了一下,想起了什么,“这不是走的那天晚上从宫宴回来的时候奴婢给您的吗?”

     “呀,”容洱恍然大悟,微微一笑。“威尼斯网站网址把它放在袖带里了,要不是刚刚篆儿替威尼斯网站网址挽衣袖净手,它掉下来了,威尼斯网站网址都忘了它了。”

     “主子,您知不知道这是奴婢从何处得来的?”若绯望着容洱,她长发随意扎成一束,面容虽然平凡无奇,但眼眸一眨一眨,透亮得一看便知道不谙世事。

     若绯暗暗叹息,主子的纯真,说白了就是心思尚浅薄,可不就是别人用来伤害她的最佳利器?

     容洱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地在手中转了转那颗珠子,一种区别于体温的温暖透过指尖直传到五脏六腑。

     若是夏天呢,它会不会就冰冰凉?这珠子,不简单。

     “若绯,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就是六公主吗?让威尼斯网站网址来说!”篆儿狠狠地盯着在容洱葱白指尖转来转去的透明石珠,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不少。

     容洱茫然地转向她,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能听到篆儿双手极不稳定地来回摩裟着棉绫缎衣服的声音,她不仅愤怒,分明还在后怕。

     那天,难道不仅自己遇险,篆儿也遭难了?她们不是被太后姑婆宣去,叮嘱出宫南下的事宜吗?

     “篆儿······”若绯无奈又心疼,却终究没有再打断。

     “主子,早在那天的前一夜里,奴婢和若绯就接到密旨,第二天早上直接去太后宫里,商量让你离宫的事。

     “那天早上奴婢们起得很早赶去太后宫里,岂料半路上窜出来两个蒙面的黑衣人,拉住奴婢们就要拖走。

     “奴婢和若绯死命挣扎,撕扯之下,其中一个人身上掉下来了这颗珠子,奴婢见这珠子不俗,偷偷将它藏在嘴里。

     “后来,奴婢们厮打的筋疲力竭,就要被拖走的时候,太后娘娘宫里的侍卫到了,救下奴婢们。”

     篆儿的声音颤抖着,但容洱感觉这个故事没完,侍卫见到篆儿的时候她的状况一定极其惨不忍睹。

     不然,后来怎么只在宴席上见到若绯,篆儿却一直没出门呢?

     但既然篆儿不想说,容洱也不想揭她伤痕,也不再问,只是静静拉着篆儿的手安慰她。

     “主子,后来奴婢将这个珠子上交给太后,娘娘见多识广,一下就认出那是去岁敷罗国进贡的贡品之一——碧落鲛珠。”

     若绯接话道,“当时敷罗国一共进贡了九颗碧落鲛珠,成色各异,作用也各异。

     “分别有辟邪、辟尘、辟音、辟水、辟火五颗子珠,还有风雨珠、寒炎珠、噪律珠、洁魅珠四颗母珠。

     “当时皇上龙颜大悦,将之赏给宫中几位娘娘和公主,六公主便得到了这一颗——”

     “寒炎珠?”容洱惊讶地接口。“这么说,那两个人,是六公主派过去的?”

     若绯看着容洱,她柔嫩如玫瑰花瓣的脸颊微红着,微张着嘴,清亮透光的眼眸写满惊讶。

     “不是六公主,但也差不多了。五皇子殿下后来查到,真正的幕后主使是六公主的母亲韵僖贵嫔,她派那两个人过去,是想毁了威尼斯网站网址,然后让您孤立无援。

     “据奴婢所知,她们拉拢您和容家不成,已经开始着手要除掉您,以防五皇子殿下获得容家的助力。”

     若绯认真地回答她,“主子,宫里的水一直很深,您现在一定体会到了。”

     体会到太后和五皇子将您远送到广陵的良苦用心了吧。

     她满眼期盼地看着容洱,希望她表现得有所感悟。

     容洱想了想,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那个偘宜的主子,明明是个男人,虽然当时他故意沉着嗓音,但容洱直觉他还很年轻,难道他是韵僖贵嫔的什么人?

     或者,他和韵僖贵嫔本就是两拨人,而且他藏的更深些——不然怎么五哥他只说了有韵僖贵嫔没有让容洱防其他人?

     还有,韵僖贵嫔不是六公主的母亲吗?她给什么不好,偏偏把赐给她女儿的鲛珠给了那两个人?莫非——脑海里灵犀一闪,容洱知道了。

     偏着头晒了会儿从帘子缝隙里漏下的阳光,容洱不紧不慢地说道:“五哥一定还去看望六公主了对不对?”

     若绯先是神情微怔,而后笑着应道:“主子竟然一点就透,真正是水晶心肝。

     “五皇子殿下刚刚将那两个贼人送到慎刑司,六公主宫里就放出消息说自己的寒炎珠被盗了,并且六公主因惊吓成疾,卧床不起。

     “五皇子殿下就将计就计,假装从那两个贼人身上搜出了一颗珍珠,送还六公主并且探望了她。

     “结果韵僖贵嫔连看都没看那颗珍珠,就说是六公主宫里丢的寒炎珠,一定要立即处死那两个人。”

     “哼,这样就死无对证了,韵僖贵嫔真是心狠手辣!”篆儿扶着容洱肩的手无意识地一紧。

     容洱吃痛地瑟缩了一下,但立即表现的若无其事。

     看来篆儿是对那天发生的事留下阴影了。

     “篆儿!”若绯低低地喊了一声,示意她不应当着容洱的面失态。“茶凉了,你该去换杯茶了。”

     说着,若绯就接过容洱手中的茶杯,拽走篆儿要去重沏一杯。

     容洱听出若绯的紧张,也许,普天下的主子对她来说都一样吧。

     不过,这下她可能要失望了,自己可是从书本外面的现代穿越来的,单凭这一点,就和所有人不一样咯。

     容洱低头淡淡一笑,在她们下马车之前喊住了她们,“威尼斯网站网址不介意,不用回避威尼斯网站网址。”

     感觉到她们停了下来,容洱也没有再解释。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弄明白。

     “对了,悦意宫里有宫女叫偘宜吗?”容洱思索着,虽然那女人不会告诉她真名,但是难保这个人不存在,毕竟人们总是在编造名字时首先想到自己更熟悉的事物吧。

     “偘宜?”若绯和篆儿面面相觑,看着容洱搞不懂她为什么问这个?还是若绯最先反应过来,“主子,您是说,那天劫走您的是一个自称偘宜的宫女?”

     “嗯,不过她背后的主子是个男人。”容洱仔细回忆着那天那个男人的声音,“他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冷酷,不顾任何人,只考虑他自己。”

     “······”若绯和篆儿默立着了一会儿,不知该如何接话。单凭感觉,这根本不能推测出对方是谁,甚至都不能确定任何可供选择的范围。

     容洱嘴角微弯,她也明白这一点,于是端起泡着明镜草的茶慢慢喝完,一点不剩。将茶杯放回杯托上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轻轻拉起若绯的手和篆儿的手放在一起,看着她们俩粲然一笑,“还有几天威尼斯网站网址就要到广陵了,不管之前威尼斯网站网址有多么天真傻气,威尼斯网站网址向你们保证,以后,威尼斯网站网址一定会尽力护着你们的!”

     与此同时,她紧握了下篆儿的手,深邃的黑眸看向她,目光真诚。

     不知怎的,若绯和篆儿好像想到了什么,两人对视了一下,看着容洱漆黑夜空的明眸,不确定地问道:“主子你······眼睛又能看到啦?”

     容洱眨了眨眼,静静看着两个侍女惊讶的张着嘴,笑而不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