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争锋
    自皇后说话的一霎,太后就明白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在宫中过了几十年,知道自己这样疼容洱其实已经无意间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她虽然心里十分心疼容洱,但面上却再不露出来。果然,多管一分会令容洱遭妒,少管一分又没法护她周全。

     就像今天那样,她即使再震怒,知道谁是幕后后手,苦于所有人都趁乱出过手,没法惩罚他们以儆效尤。

     太后含了笑和皇上说:“皇帝瞧瞧阿容,都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还这么顽皮不仔细,罢了,哀家可不敢把她放在身边坐着,阿容还是在下首赐坐吧。”

     皇后垂眸,心中得意不已,任凭你们再喜欢她,还不是得赶她下去?

     雍帝身为上位者,也和太后一般诸如此类的事早已司空见惯。

     但他又向来把容洱当成亲生女儿来看,此刻自然含笑接话道:“母后说得是,儿子也不敢令天和再坐在身边。”

     说着他又转向容洱,笑意更慈祥,“天和再这么顽皮,以后你的婚事朕可为难咯。下去进宴吧,既然看刚才的宫女顺眼,朕就把她赏你了。”

     “皇上,这——”皇后惊愣,这不当众给她一个下马威吗?!

     然而没等她说完,容洱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赶紧敛衽向雍帝方向行礼,脆生生地答道:“谢谢皇上舅舅。天和以后一定谨慎恭谨,不让太后姑婆和皇上舅舅担心。”

     “嗯。”太后和雍帝满意地颔首。又朝皇后笑道:“哀家觉得皇后最近脸色总是不太好,是不是太过操劳六宫的事了,又要严于律己,又要规则他人,是很累。不若皇帝再为皇后选几位左膀右臂如何?”

     皇后心下犹如被一盆凉水浇过,偷眼打量太后,只见太后神色没有半分玩笑的样子,便知道她是在警告自己。

     纵然皇后的娘家萧国公府,现在在朝中权势滔天。但她身在后宫,做得不好,还有旁人可以补上来。

     哪怕是她的母族,也有很多年轻女子在对她的位置虎视眈眈。

     当即皇后便不敢多说话,只应道:“谢母后关心,儿臣为皇上分忧,甘之如饴,不用再劳动众姐妹们。”

     太后笑意更深,眼睛犀利地扫过皇后,看向犹自站立的容洱时,目光转为爱怜,向右后站在旁边的绯衣侍女点了点头,后者便疾步走向了容洱。

     此时,容洱感到旁边有人轻轻扶住她,熟悉的姿势好像若绯!

     “公主,奴婢若绯,来,这边走。”真的是若绯,若绯声音轻若蚊吟,容洱安心地由她带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若绯,你去哪儿啦?还有篆儿呢?”容洱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想到今天的遭遇她还是忍不住想吐吐苦水。

     “公主,都是奴婢不好,此事说来话长,容奴婢回去一一祥禀。”若绯为容洱夹上一点滑子蘑鸡丁放在她碗里,又将筷子递给她。

     容洱想了想,也对,这里毕竟人多口杂,遂不再问,只是放开肚皮大吃起来,要若绯夹这夹那,旁边的宫女看着看着就笑了。她却依然吃得香甜。

     只是她这边虽然香甜,那边嫔妃里可炸开了锅。

     随侍六公主的宫女见公主一直看着容洱,再看若绯和容洱一个夹菜、一个笑着吃菜,其乐融融,便自作聪明地也为六公主夹了一块鸡翅。

     岂料这个六公主长得略丰腴,而她偏又喜欢纤腰楚楚的样子,吃饭时尤以荤腥为大忌。

     此时看着容洱吃得那么欢畅,心里早已无名火高起。那个可怜的宫女便正好撞上枪口。

     六公主愤愤地将鸡翅甩在一旁的地上,旁边她的侍女赶着去捡起来,反被她掐了一下,骂道:“同样都是奴才,你连挑菜都不会,笨手笨脚!既这么喜欢弯腰捡东西,你以后就去浣衣局吧!免得看着碍眼!”

     侍女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赶紧跪下认错,六公主根本不再看她。

     然而动静太大,邻座穿宝蓝色暗花绫衣的明媚少女看了六公主一眼,玉手抬起,掩了唇但笑不语,眉眼满是不屑。

     她是雍帝南巡的时候带进宫里、现在圣眷正隆、宠冠六宫的仪嫔。

     六公主正在气头上,倒没注意她,倒是旁边看到她笑的韵僖贵嫔眼神一下冷了下来。

     但她表面还嘴角含笑,轻声唤了六公主过去说话:“你看看自己还有没有一点公主端淑的样子!好歹也是宫里年岁最长的公主,行事还如此莽撞!你是打算让本宫跟你一起被人笑话吗?!”

     远处看过去,韵僖贵嫔轻声慢语,拉着六公主和蔼地说着什么,母女两一派和气,谁也不知道她已经快被这个空有外表、内里浮躁的女儿气得抓狂。

     尤其是一想到坐在旁边的雍帝新宠仪嫔还在笑,这宴会又是为生了皇子的柔嫔操办的,她藏在袖中的手就情不自禁紧握成拳,连指甲被折断亦没察觉。

     六公主恐惧地看着母亲,她的手被抓得生疼,但她也不敢随意出声,只是恨恨道:“母妃,都怪容洱,她还不是父皇亲生的!一个瞎子!却差点就可以坐到太后祖母和父皇身边!威尼斯网站网址明明才是——”

     “住口!”韵僖贵嫔不等她说完便喝道,她双眸飞快地扫了一圈周围,确认没人注意到六公主刚刚说的话,才继续说:“你是想母妃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知不知道你刚刚说的什么话!妄议品级比你威尼斯网站网址都高的天和公主!你好好坐回去!回宫再教训你!”

     说罢放开六公主暗地里往她座位那边推去,便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六公主此刻不再被怒火充满头脑,察觉到自己说出的话实属不妥。

     今日连皇后都没有从天和那里占上风,自己母亲的地位虽然已至贵嫔,但还不是妃位,随时可能被皇后或林贵妃寻个差错推下去。

     自己这样做其实是落人口实,若有一天,母亲真的从贵嫔被贬下去了,那自己······

     她打了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忙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不再说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