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御元风
    宴会行至一半的时候,雍帝兴致不减,又唤来新近夜郎国进贡的舞女乐班。

     夜郎民风开放,生性好歌善舞、善良多情。

     是以,夜郎舞女皆一色窄袖束腰兽皮短裙上场开舞时,大家都倍感新鲜。

     加上音乐火辣欢快、富有节奏感,大臣中有生性豪爽的几位将军,兴致一高活跃起来,趁此机会又觥筹交错几轮。

     其他大臣见雍帝默许,遂也怡然与邻座交谈起来,场面一时间十分热闹。

     就连一向不耐宴饮的太后,今晚也多看了一会儿。

     皇后见状,便投其所好,下了一番功夫称赞乐班,一时间倒也显得婆媳融洽。

     这一切御宸瑾都看在眼里,他心中冷笑着。

     他的席位旁,由于四皇子御元臻被勒令半年内不许回京,所以两边坐的是三皇子御元风和吏部尚书段梓关。

     御元风和御元臻一直明里暗里争着不休,在皇上面前却表现得和睦有礼就像亲手足一般,不过,也只是在皇上面前罢了。

     例如此刻,御元风正懒洋洋地拿起酒杯啜饮,时不时别过头来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御宸瑾。

     他笑得意味不明,但眼底那抹得意却不容忽视。

     御宸瑾只当未见,端自坐着,间或与段梓关说两句话,回答御元风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无论对方明说暗说,就是避开容洱和御元臻不谈。

     御元风看他这淡淡仿佛与世无争的态度,又喝了一杯酒,酒意弥散之际,终是忍不住又道:“五弟,现在只剩咱们兄弟两在这里,想必此时老四正不知躲在什么地方逍遥自在呢!”

     御宸瑾看了他一眼,微微垂眸,眼底嘲讽的暗芒一闪而过:不就是想从自己口中听到贬低御元臻的话吗,用得着这样绕来绕去?

     遂没有语气地答道:“四哥被父皇调去睢宁,怎么,户部没有告知三哥?如今户部倒也做得好了,连父皇下令昭告天下都敢不遵,三哥倒说,这户部侍郎是不是最近过得太轻松了?”

     户部原有一位尚书,数位侍郎。

     这几年御元风与御元臻在朝中四处拉拢势力,六部里几乎均有他们的眼线,其中户部更是被御元风将所有侍郎都换了一遍。

     户部尚书方毅倒是精明,早早投了皇后娘家萧国公府,此刻方好好坐着尚书一位。

     御元风本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恨不得户部他一家独大。

     御宸瑾这样说,无疑是在御元风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更有些蔑视他能力的意思。

     “哼!户部侍郎到没什么问题,可恨方毅这个老东西,常常压事不报,坏了本皇子多少好事!

     “就连五弟你,不也曾被他摆过一道说什么没有父皇旨意户部不受任何人管吗?”

     户部的确没及时通知御宸瑾四皇子调任这件事。

     但究其原因,这件事本就是他在御妹沉水被救后及时参上一本,说睢宁偏远,监官多有懈怠,需加派人手。

     雍帝又正在气头上,才看也不看就将御元臻贬去睢宁待半年。

     到底在皇子位上坐了多年,御元风一番话讲得极有技巧,即表达了恨意,又撇清了己方下属不力,还顺带将御宸瑾扯了进来。

     御宸瑾心内冷笑,当时方毅的确是受命于御元臻多番阻挠自己改革户部的意愿,好在后来父皇大力支持自己才最终得以成事。

     但即使这样,他也不必与方毅正面撕破脸,毕竟,方毅此人还算正直,不然父皇不会暗中保他在户部坐了这么久,还暗示他投靠萧家。

     御元风忖度着御宸瑾的脸色,缓慢又带有友好暗示的意味说道:“五弟,现在可是好机会啊!四弟不在,这朝中,岂不是任你威尼斯网站网址一展宏图的地方?”

     御宸瑾笑意莫测,可惜了,御元风却不知道他清楚地知道方毅背后所有一切,还打算挑起他对御元臻一党的厌恶,同自己联手,真是可笑!

     御宸瑾没有说话,正巧这时,太后觉得乏了,众人便在雍帝的带领下敬了太后一杯,太后便先走了。

     然后顺理成章的,雍帝和皇后也都相继离席,夜宴到此,便该散了。

     远远看到里间殿中微微带笑吃得香甜的容洱,御宸瑾伺时向御元风道别:“天色这么晚,威尼斯网站网址过去送送御妹,三哥,五弟这就先走了。三哥慢饮。”

     “哎。”御元风尚未得到答复,心有不甘。

     他急急伸手去挽留,却不想御宸瑾速度更快,几乎刚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已转身走出了好几步。留下御元风心里五味杂陈。

     御宸瑾并未马上走向容洱,而是远远站定,等若绯看见之后上来请安,这才悠悠走过去。

     此时大殿除去宫女侍卫等,其余人已所剩无几,毕竟大部分都是做做样子给皇上、太后看的,这两人不在,自然是不作停留为妙,以免又有是非。

     但也有故意要找茬的,这种时候必然是要在暗处观察以捕风捉影传一些可以说的绘声绘色的流言的。

     御宸瑾在殿中并未见得与容洱多亲昵,看着容洱的眼神也与看别人毫无二致,只淡淡含了笑:“御妹,天色甚晚,你是威尼斯网站网址带来的,也就由威尼斯网站网址送你回去吧。”

     容洱听他声音平静得听不出任何波澜,心下怪异,但是有了之前在宫里的经验,她并没有问也没有表现出介怀的样子,而是顺从地点点头,笑道:“那就有劳五哥了。”

     御宸瑾慢条斯理地走在前,容洱跟在右后由若绯搀着,一行人就慢慢走出了乾元殿。

     直到容洱坐到肩舆上,若绯轻轻扯了扯容洱的衣袖,将一个小小的、冰凉的珠子放进了容洱的手里,容洱更加迷惑,这是干什么?

     夜风一阵一阵,时而微微吹拂,时而疾速滑过容洱的脸颊,感觉就像从一匹上好的丝绸中滑过。

     冰冰凉凉,沁入心田的丝丝清凉驱散了容洱在宴会上吃得酒酣耳热的温度。她的心情也重又变得开朗,轻松。

     就这样,一路上只有御宸瑾“哒哒”的马蹄声和不时溜过耳边的风声,容洱在晃晃悠悠的肩舆上沉沉欲睡时,终于回到了悦意宫。

     刚下肩舆就听到旁边有人唤,带了几丝颤音似乎要喜极而泣的样子:“公主!公主您回来了!太好···太好了!”

     ——这分明是篆儿的声音!容洱的困意一下子就没了,白日里诸多的困惑和委屈一起涌上心头,她竟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候御宸瑾从若绯手中接过容洱,带着平日熟悉笑意的声音响起:“御妹,先要请五哥进门坐才是正确的待客之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带容洱往悦意宫正殿后厢房里走。

     刚走进去,容洱便用了力站定,不肯再往前去。

     “五哥,屋子里还有人!”容洱此时说出这番话完全凭的是惯性。

     但是话一说完她就后悔了,五哥能看见,若是真有人,自然不需要她说;若他说没有人——她不愿想下去。

     明明屋子里是有人的,谁都没有说话,可是呼吸声却变得更重了。

     最重要的是,她有点不确定,五哥应该还不知道悦意宫里的人可能被控制了,可能有问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