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中毒
    御宸瑾带着容洱去无极殿谢恩,岂料前朝突有急事,皇上便免了容洱的谢恩,只令容洱去看看太后,御宸瑾则留下共商国是。

     容洱欢喜极了,这样她也不用和什么三皇子碰上了,直接去太后那儿,一路定是稳妥的。

     也的确如她所想,给太后请安很安全,老太太几乎一看见她就开心得不得了。虽然旁边有好好几位贵妃和公主围着,仍然让她坐得离自己最近。

     容洱仔细听了一会儿她们的谈话,三皇子的生母林贵妃和四皇子生母现任皇后贾氏都不在列,只有六公主随母亲韵僖贵嫔在列。

     但六公主虽然看起来温婉秀丽、乖巧可人,眼睛却一直不善地盯着容洱。

     幸好其他的妃子夸完容洱太后又好好夸了一顿六公主,不然,容洱怕六公主眼睛都能刺穿自己。

     坐了一会儿容洱就不想跟那些女人继续虚与委蛇地扯着“福气”、“恩宠”之类的话题,老太太也看出来了,让自己的掌事嬷嬷云瑶送容洱回去。

     时下正值烟春三月,阳光懒洋洋地洒下来,照的什么都很好看。

     一树树桃花开得纷繁粉嫩,清淡的花香弥漫空气里令人心旷神怡;旁边微风里轻摆枝条的柳树也吐出毛茸茸的可爱新芽,常常拂过容洱的鬓额,痒痒的却很舒服。

     心情忽地放松了下来,容洱灵机一动,唤来若绯和篆儿:“你们想不想玩风筝啊?”

     若绯和篆儿互相看了一眼,忙点点头,都很开心。虽然受过很多宫规教导,但两人毕竟也才十六七岁,古代又没有太多好玩的东西,而且公主以前多静啊,也从来都不许她们像其他公主宫里的宫女那样又是踢毽子又是捉迷藏的。

     现在难得公主有兴致,她们当然要陪着了。

     “嗯,”容洱满意地看着她们的表情,拍拍手。“那威尼斯网站网址来做风筝,篆儿你去领这几样材料来——”容洱比比划划了一堆,篆儿认真地记下了。

     若绯则提醒容洱:“公主,咱们宫里有一个青竹扎成筋骨的凤凰风筝啊,您不用自己动手的。”

     篆儿在一旁抿嘴笑了,“绯姐姐,哪儿要公主动手,有威尼斯网站网址俩呢,公主许是好奇风筝是怎么做的。威尼斯网站网址做给她看也便罢了。”

     若绯恍然大悟一样不好意思地笑了,哪知容洱微笑:“篆儿,威尼斯网站网址就是要自己做啊,咱们三个都要自己做的,不然,一人放着两人看着,多没趣儿。”

     篆儿惊讶:“公主——”

     “放心吧!”容洱自信满满,“威尼斯网站网址手艺很好的,你们的风筝可不见得比威尼斯网站网址扎的好哟!”

     篆儿笑着跑去内务府。

     容洱则笑眯眯地看她跑远,带着若绯找了一块柳树下的干净地坪躺了下来。

     天空辽阔蕈远,水洗过一般蓝的醉人。

     身下的小草被压折一片,容洱躺下去的时候感到一瞬间的刺痛,许是压到了草尖,她没在意,只换了个地方,又继续躺下,这赐尼斯网站网址裁挥写掏础

     很快篆儿就带着风筝用料来了。

     容洱倏然站起来,拍拍衣服,一点儿也不管自己雨过天晴色比甲外面还沾着几根草,就兴冲冲地找了个亭子开始做风筝。

     风筝这个东西,看起来特别简单,便是用几根竹棍绑在一起形成骨架,再在骨架上糊上上好的纸,再画出形状添上颜色,就大工告成了。

     但真正做起来才会发现其实每一步都有讲究,比如选材时,不可选竹梢和竹跟——竹梢多节、鲜嫩易折;竹跟多须、捆绑不易。

     好在容洱以前和爷爷住在一起,鬼灵精的老顽童特别爱放风筝,又不喜欢上街买,嫌商店里的做工不细,用色也俗,就常常拽着容洱一起做风筝。

     往往是容洱不肯乖乖就范,待在旁边到处使坏,爷爷就拆掉重做一遍又一遍,最后总是能做成一个精致结实、惟妙惟肖的风筝。

     到后来,容洱人还没成年藏獒那么高时,就已经把做风筝的方法弄得一清二楚。

     现今这里没有爷爷,但是,容洱在心里觉得,这老顽童说不定在外面世界里看着书中的她,她一定要活得好好的,不能让他看扁。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容洱慢慢觉得胸口发闷,好像有石头压在胸前,挤压胸膛里的空气;她放下手里的风筝——反正只是一个笑脸风筝,轮廓都好了,后来添上色就行。

     不像篆儿和若绯,两人一个做鲤鱼风筝,一个做美人儿风筝,到现在连纸都没糊上——她站起来准备休息会儿,岂料一站起来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公主!”旁边若绯和篆儿赶紧过来扶她,两人慌乱极了,手忙脚乱将她弄到凉亭里的长椅上安顿好,篆儿赶紧去找太医。

     若绯想了想,结了个奇怪的手势,吹出声哨音。空中突然飞来一只蓝背红尾的蜂鸟,小小身躯很不引人注目。

     若绯对着那只鸟发出几声“啾啾”,鸟儿就像听懂了一样绕着她盘旋了一圈就飞走不见了。

     没过一会儿,篆儿就领着太医来了。还是上次给容洱看病的太医,姿态依然毕恭毕敬,跪着上前并不敢抬头,只垂着头将手轻轻隔着手帕搭在容洱脉上。

     好一会儿,太医才站起身来,但脸上却充满悲痛,若绯冷眼瞧过去,目光似要吃掉他,吓得那太医倒退一步,却收起了悲痛的表情。

     “公主是被一种名为“软素甲”的蝎子蛰过,毒素进入血脉才会昏迷,这种毒,一般在体内经脉中经过十二个时辰汇聚到心脉,到那时便醒了,但毒素太深,已无法挽救,最后会心痛而死······”

     于太医正侃侃而谈,犹如背书一般详尽地说着容洱的情况,冷不防旁边传来一阵呵斥:“大胆于金起!谁让你在这里妖言惑众的!哀家的阿容要是有什么不测,哀家定要你合族陪葬!”

     于太医转头一看,吓得面容血色尽失,赶忙扑倒在地,不住磕头,嘴里不停念叨:“太后开恩啊!太后开恩啊!微臣所说句句属实啊!”

     五皇子竟然和太后都来了。

     太后由五皇子搀扶着,本就为容洱担忧心神不宁。

     此时又听他如此一说,气得颤颤巍巍,站立不稳,带着玫瑰晶缠金银绿护指的手颤抖地指向羽太医:“快赶出去!快赶出去!让玟致铭来!快去宣玟致铭!”

     若是容洱醒着,一定很感慨,那本小说里她记得比较清楚的,开始时男主角御玄鸢就是在这个玟致铭府里,跟书里女主角楚碧翊正式见面的。

     玟家世代从医,从大梁未开国时起,就一直跟随御家,数百年来都一直将御家人视为唯一主上。后来一直作为太医院首席御医正,是几支护国氏族中不可忽视的一支。

     玟家人有条铁规矩,无论何时必须医救御家人,哪怕粉身碎骨也万死不辞。

     故御氏皇族平时对玟家也礼敬有嘉。此时太后竟然直呼玟太医的名字,对容洱的看重和心情焦急可见一斑。

     玟太医此时正在宫中办事,故很快便赶到。

     若绯看着眼前白发苍髯的却依旧健步如飞的老者,不敢怠慢,和篆儿一人扶着公主,一人拿过椅子敬请玟太医坐下。

     玟太医也不推辞,向太后、五皇子行完礼,便立刻执过容洱的手来诊脉。

     甫一探脉,玟太医的眉宇便深深皱起,若绯看得心都揪在一起:公主毕竟是柔嘉公主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她却没能照顾好公主,实在愧对柔嘉公主。

     玟太医探脉的时候,众人皆大气也不敢出,气氛静的连邻近人的呼吸声都可清晰耳闻。

     玟太医收回搭脉的手,又翻了翻容洱紧闭的眼皮,方恭谨向太后拱了拱手,说道:“太后,公主中了一种从米脂兰花的花尖中萃取出来的毒。

     “此毒毒性虽烈,但只要及时医治,却不致命。因为中毒之后两个时辰便会晕倒,且面色虚浮,嘴唇发白,瞳仁散化颜色变淡,毒素游行全身经脉,导致脉象沉重,常与毒蝎“软素甲”的中毒症状相混淆。”

     太后和五皇子闻言,心内具喜。尤其是太后,现在只觉得郁结之气全部散去,神清气爽。

     “太医于岐黄之术最是精通,大梁能有太医,实乃大幸!”太后不失时机地赞道。

     “太后,只是一点,此毒乃是西域都罕见的植物经剧毒培养长成后,取其毒素集中的花尖部分制成的。

     “所以,虽然是一种毒,但实际上混合了数种毒性。微臣无法知道当初制此毒的花到底曾用哪些种毒培养过,所以,即使逼出了此毒,公主也会有后遗症。”

     太后听了,心中不免悲伤,却知道此刻没有更好的结果了,玟太医的艺术无人能望其项背,他这样说了,就必定是真的。

     可怜的阿容,早年父母便双亡,自己此时又中毒受苦。那帮人如今这样猖狂,连对容洱都敢用毒!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太后凤眸里闪现出凌厉的冷光,浑身气势立即散发出来,自然而然的威严压得众人心头俱是一凛。

     “玟太医,阿容就麻烦您了。”太后面无表情淡淡吩咐道,“宸瑾,跟哀家来,咱们去逛逛,这些年到底是哀家托懒了,本想着慈恩惠施,没想到这宫里竟然乌烟瘴气的,该清理清理了。”

     “恭送太后娘娘、五皇子!”

     众人心底都明了,后宫只怕要有一场大动。

     本来宫中用毒这件事一点儿都不稀奇,嫔妃之间争风吃醋使得手段比这还恐怖的也有,往常也不见太后出手。

     只是这次被下毒的对象是天和公主,又是用的西域皇族里才有的毒,若不严查,恐生通敌之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