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穿越成为公主
    容洱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悦耳的风铃声,细细碎碎,落在耳中感觉像是阳光洒在湖面上恰巧被一阵风拂碎,轻轻随涟漪一圈圈漾开,宛如碎金璀璨。

     这种感觉,明丽又轻松。

     定是外婆家的表妹来玩带来的风铃,容洱想着要和表妹一起玩,只是······她的眼睛很累似的睁不开,好不容易撑开一点,却又模模糊糊看不清。

     周围很静,除了轻轻的风铃声,便也没有其他,容洱索性就那样闭着眼听了起来,就在她快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一阵窸窣的衣裙声近了。

     容洱奇怪,爸妈不是出去度假了吗,昨天才通过电话说还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不可能这么早回来啊,小表妹又从来不穿裙子的。

     正猜着,却听到一个柔和的嗓音轻轻地问:“于太医,已经五天了,公主还没有醒,特请您来瞧瞧。”

     “太医”?“公主”?什么情况?

     容洱先是一愣,然后拼命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该死的上眼皮就好像有千斤重一样,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睁开眼。

     虽然仍是迷蒙得很,但已能看到周围晃动的人影。

     穿淡水红色长裙、梳着双头髻的小姑娘,屏风后更加模糊的穿黑色长衫的人,带着一顶看起来跟电视剧里官帽很类似的帽子,正面向她这边。

     旁边的小丫头看到她有动静,均上前一步,“公主,您醒了,可能看清奴婢?”淡红衣裙的小姑娘走上前扶住容洱,声音喜不自胜。

     容洱茫然地侧过头看向她,眼里还是一片模糊,但是重影似乎比刚刚好了一点,于是又努力地瞪大眼睛,渐渐,视野里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容洱首先看清的是扶着她、自称奴婢的小丫头的脸,标准的鹅蛋脸,一双明眸正充满希冀地看着她,见容洱表情一变,开心地笑了:“公主,您看清了是吗?太好了!”

     容洱淡淡对她笑了一下,偷偷打量着四周,只见周围入眼一片木质家具,皆是古色古香,雕刻着各种精致典雅的云纹花饰。

     一组六扇桃花映春屏风旁摆着几支海棠摆在堂中,处处透出绵柔富丽的高贵之感。轻吸一口气,空气中还有一种淡淡的甜香,令人神清气爽。

     不远处的紫檀小木桌上摆着一只工艺精巧的博山炉,正升起青烟袅袅,给整个房间平添一股祥和。

     这些······如果是拍电影或者电视剧的话,为什么逼真到偌大一间房子里都找不到一个摄像头和导演?如果导演在的话,至少应该穿现代服装才对······

     这么说,她是穿越咯?容洱只能想到这个可能,再看宫女等人身着绣襦长裙、头戴琳琅宝饰的样子,心中无限唏嘘。

     她经常看穿越小说,甚至好多次幻想着自己也穿越去古代或者架空的朝代,去仔细游玩一场,弄点古代稀世珍宝收藏收藏。

     顺便···拐带几个帅哥什么的,应该很有趣。只是真临到自己穿越了,却忽然有些理解小说里女主角开始时的一阵崩溃了。

     面对这些陌生人,又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和背景,怎么想怎么觉得恐怖。

     许是那宫女看容洱一直低头愣怔在那儿,怕她又有什么不舒服,赶紧出屏风知会太医。

     “公主?”穿黑色官服的于太医隔着屏风上前试探地喊道,“公主大病初愈,此时身子尚弱,急需调养,请让老臣为公主请脉,好让人煎下补药。”

     容洱想了想,点了点头,红裙小姑娘扶着她躺下,细心地放下幔帐,才走出屏风去,对着太医福了一福:“有劳太医了,请随若绯来。”

     原来她叫若绯,这名字倒是婉约。

     隔着幔帐,容洱伸出手去,看不清外面如何,只能感到若绯在她的手腕上敷了一块凉凉的丝绸,约莫是帕子之类的。

     然后手腕上传来一阵按压力,容洱此刻并不紧张,倒觉得很好玩,竟然像古代人一样被诊脉,那自己的脉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容洱等了一会儿,太医终于示意可以将手撤回去了。

     然后出乎容洱的意料,他并没有说明容洱的脉象什么的,而是径直走出屏风,若绯竟也见怪不怪地跟了出去,不一会儿便领了一张方子吩咐另一个叫篆儿的小丫头去拿药煎药了。

     容洱暗暗呼气:白高兴了一场,还以为能听到太医玄之又玄地讲一通呢。

     不过,现下当务之急也不是玩耍,至少先得弄清楚自己这是穿越到了哪儿,好有个计划。

     这样想着,容洱看了看周围,若绯正领着五六个小丫头收拾桌面,换上新府绸桌布。

     复又来了两个低着头的小太监,轻手轻脚地移开房正中的屏风,门外日光一下清晰起来,整个房间登时亮堂不少。

     容洱整个人都放松了,日光那样好。这无论如和尼斯网站网址菜愀龊谜淄钒 

     “若绯?”容洱小声说,然后回忆小说里,那些主子想和某一个小丫头单独说话时姿态的描述,好像是······眼睛把下人都看一遍,然后再看一眼自己要留下的目标。

     容洱依样画瓢,先扫了一遍收好东西立在屋门口的小丫头们,然后定定地看着若绯,一瞬不瞬。

     若绯被容洱那突然袭来的注意力惊倒,忙福了下身,应道:“公主,可是奴婢身上有什么不对?”

     容洱眯了眯眼,不对啊,为什么那些小丫头还在,这个若绯也没有和她“心意相通”,吩咐那些丫头下去,反而还很是纳闷地看着自己。

     不过这丫头虽是鹅蛋脸,却是一双三角眉,本是为她秀净的脸庞添了些英气的,此刻却窜的老高,看上去有点像“囧”字,很有意思。

     “公主?”若绯见容洱没有马上说话,更加担心,自家这个公主是怎么了,从醒来到现在,都发呆多少次了,该不会是生了一次病,精神都不好了吧。

     容洱暗暗叹了一口气,见她尚未领悟自己的期盼,只好自己轻咳了两声,将小丫头们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你们都下去吧,这里留下若绯照顾威尼斯网站网址即可。”

     这时,若绯似才反应过来,瞧着最后出去的宫女顺手将门关起时,自己上前走到容洱面前站好,只是心里仍很奇怪:主子以前从不和丫头有什么交流,就连自己这贴身宫女也从未和她单独呆过,这是要干嘛?

     “若绯,”容洱斟酌了一下,觉得现在说自己失忆有些突兀,于是微笑道:“拿一面镜子过来。”

     “公主。”若绯轻轻笑了:“咱们宫里除了您的妆台上有镜子,就再没有其他镜子了。”您可是睡得太多了?这句话她没敢说出来。

     虽然有感觉公主醒过来之后,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冷不近人情,甚至温和腼腆很多。但身份在那儿,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能随便亲近玩笑。

     “哦?”容洱惊讶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没有想到自己穿过来的这个前身竟然不似一般闺阁女子那样爱美,镜子不离身的。那只好想其他的话来和若绯说了。

     “公主?”若绯见容洱没有表情,心中一抖,皇家天威难测,难道公主她因为自己的话生气了?

     她赶紧跪下,认错道:“公主不要生气,您身子才刚大愈。若绯知错了,若绯下次再不敢评议公主了。”又接连赶着磕了好几个头。

     容洱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赶忙下床阻止她磕头,她好歹是现代人。

     虽然不能明着废除这种礼仪,但是拒绝别人在自己面前下跪还是可以的。她虚扶了若绯一把,“若绯,若绯,威尼斯网站网址没有生气啊,你先起来,听威尼斯网站网址说。”

     若绯听话地站起来,公主不怪她就好。

     “若绯——”

     “太后驾到!”外面突然传来的太监通传声打断了容洱的问话。若绯赶紧过去开门,容洱想了想,缓缓起身迎接太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