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不可貌相
    容洱越想越觉心惊肉跳,慢着慢着,那个番外,原是因为楚碧翊嫁给了御玄鸢,她的大丫头青衣,于是和御玄鸢的贴身侍卫瞿照在朝夕相处中渐生情愫。

     而楚碧翊嫌弃瞿照只是一介侍卫,不能给青衣更高的荣华,甚至有心要将青衣嫁给御玄鸢的情敌四皇子御元臻的部下,将其拉拢过来。

     御玄鸢怕四皇子趁机得到楚碧翊青眼赏识,所以给瞿照在军中谋了个前锋一职。

     正巧又出了天和公主在桑吉境内遇匪失踪一事,前线这场战役一打,可谓是为瞿照的官途扫除了一切障碍,名利双收,自然而然抱得美人归。

     所以,从根源上来看,如果,御玄鸢顺利娶到楚碧翊——排除四皇子那种无用的干扰,或者,瞿照能够顺利在不是将军的情况下娶到青衣,她就算最后没有回天之力真的去和亲了,也不会不清不楚死了,还被安上遭遇劫匪之名吧。

     嗯,容洱鼓励自己一般重重地点了点头,心下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容洱和凝苍救回柳棯倾的那天,抓柳棯倾的那几个人,原本是去抓女二楚莲筱的。

     因为楚莲筱和她母亲那时正守在楚谦去楚廉墓上香的路上,并且找好了一帮人去假装绑架楚谦,然后她母亲会上前去挡上一刀,以此来让楚廉以为欠她们一份救命之恩。

     之后楚廉对她们母女所做恶事,不甚要紧的多半容忍过去,看得也正是这个情分。

     第二世里的楚碧翊早已知晓其中细节,因此在这个时候又派了另一批人来抓她们母女俩,最后不仅抓走了她们母女俩,还抓走了当时另一个官家小姐。

     因为她所找的不过一群流氓地痞,那些人也不分青红皂白,恶狠狠地羞辱她们一番。

     楚廉来救人的时候,楚碧翊找来的那群人早已一哄而散。

     最后,楚叶氏和楚莲筱不仅没有捞着好,还白白坏了名声,连带着使那个自珍自爱的官家小姐寻了短见。

     那个官家小姐便是柳棯倾的上一世,当时她父亲早逝,家中只她一人。

     她本已和一个广陵主事的将军定了亲,一直住在将军府里,在快成亲的时候为了避嫌只能回家待嫁。

     那日她正好受邀去见将军的母亲,路遇楚叶氏和楚莲筱。

     两人为了攀关系,硬是赖着不让柳棯倾离开谈了半个时辰,结果就等来了一群只问结果不管实际的人,落的个凄惨下场。

     楚碧翊知道这件事之后,深深后悔了一会儿,是的,只有一会儿。

     因为她重生的这一世,发誓不做圣母白莲花,而且她觉得重生是天赐给她的良机,就不用管任何其他无辜人的死活。

     这也是容洱曾经非常讨厌女主的地方——己所不欲,为和尼斯网站网址┯枞耍

     当时看书的时候,容洱就在想:楚碧翊还有重生的机会,但因她的重生无辜死去的人又该如何呢?

     凭什么她可以重新获得好的一生,而不幸站在她路上的人却要不明不白死去呢?

     可是柳棯倾这一世的命运现已改变,而她却一副不想去将军府的样子。

     那百阅,是上一世要娶柳棯倾的那位将军吗?容洱觉得想不通呢。

     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大半夜,窗外已微微泛白光的时候,容洱终于合上眼睡着了。

     只是没过一会儿,若绯就进来唤她起床,说是今日要去赴宴,要好好收拾一番。

     容洱困顿地闭着眼任由她们侍弄,心里一阵无奈:明明要赴的是晚宴,怎么一大早就开始收拾?

     而且,自己是去青楼呢,到时候一身男儿装收拾得异常出彩,指不定要引得多少姑娘们芳心暗许寸寸破碎呢。

     “小姐,马车正等在外面,咱们走吗?”

     容洱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随着篆儿往外走,整个人飘飘然登上了马车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篆儿轻轻唤她,叫了好多声,容洱才醒。

     “这么快到了么?”容洱低头揉了揉眼,整个人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听到远远有清冷的笑声传过来,“玟小姐好眠。”

     容洱一下子惊讶地清醒了,顺着声源方向看过去,赫然站着的便是百阅。

     此时他身穿儒雅的苍青色便服,竟然也就脱去了武将的威严和凌压,整个人显得十分沉稳斯文。

     容洱淡淡微笑着缓缓走下马车。

     做戏吗,威尼斯网站网址容洱也不差啊。

     这样想着,容洱一步一步更是莲步轻移一般,缓慢不已,短短一段路,她硬是撑出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走完,以为百阅肯定气急败坏,装不下去温和的表象。

     谁知道,待走到百阅面前时,对方只是微微一笑,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意味,反而调侃道:“玟小姐果然是大家闺秀,如此龟速只怕一般官家出生的小姐们,是走不出来的。”

     容洱心中讪讪,面上却不露半分,而是低头展出一把若绯帮她备的折扇,缓缓摇动扇面,“百阅兄,家姐想必会谢谢你一番夸奖。小弟在此先谢过了。”

     如此四两拨千斤地告诉百阅,喂,小子,威尼斯网站网址现在是男装呢,识相点不要暴露威尼斯网站网址的身份啊。

     百阅闻言一笑,微微颔首:“玟弟里面请。”

     容洱客气道:“百阅兄,请。”

     两人互相客气之后,竟然是一前一后半步之遥进了青楼,容洱一马当先面上尽是春风暖意,完全看不出任何女子应该有的对青楼的蔑视。

     看得随从一阵恍惚,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们公主找来的替身。

     但是下一秒,他们似乎能理解一点为何容洱没有一点不虞之色:甫一进门,便传来一阵空灵的琴音。

     入眼是一片开阔,前厅正中一架十二扇三彩琉璃织金云纹屏风,以屏风为中心,整个大厅宛如建在水中。

     流水在厅中恣意流淌,而以木栈道连接不同木亭,亭边数十盆栽作景,每一亭中都有一位美人。

     透过盆栽看去,婀娜身姿影影绰绰,引人遐思,美人或盛装华服,安然静坐;或轻纱薄裙,作惊鸿舞;或素衣纨饰,抚琴而歌。

     每一位美人都有着不相同的美,却都让人觉得美不可亵玩。

     容洱不得不佩服设计这个青楼的人的匠心独到。

     在房中布亭,以水相隔,又兼以假山、盆栽点缀,正中散开天窗,光线灵动活跃,有仙子歌舞颂阅其间,这分明是人间仙境,哪有半点浮夸的青楼气息?

     容洱算是长见识了,原来青楼还可以开得这么文艺啊,当即容洱就下定决心要认识出这个主意的人。

     她才不相信是百阅呢,这样的构思,曾经出现在她自己交的专业课作业里。

     如今有人与她想到了一块儿,还实现了这个构思设计,实在是值得敬仰的前辈啊。

     “百阅兄,你这——居所,倒是当真别致,小弟对设计这居所的人十分敬仰,还望百阅兄不吝引荐,小弟必然铭记在心。”

     百阅注意到容洱话中的小小停顿,不觉哑然失笑,称青楼为“居所”?这算是在为他遮掩什么吗?

     “呵,玟弟所说的这个人,正是为兄。蒙玟弟不弃,如此推崇,百阅在此谢过。”

     什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