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相遇成结
    研磨好山漆之后,容洱轻轻扯开御玄鸢的衣服。

     一开始,她觉得颜色较深的地方就是伤口所在。

     但出乎意料又在清理之中的是,御玄鸢穿了两套黑色的衣服。

     里面一套已经被血浸湿,而且很明显有一道破损。

     恐怕他是受伤之后为免血迹或衣衫被人瞧出痕迹,所以又穿了一层,容洱暗暗叹服。

     失了这么多血,难怪他会晕,容洱急急地要把山漆敷上去,却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定了定神,摸了一块有尖尖角的石头,毫不留情地在手心划了一道,立刻便有血珠争先恐后从伤口里涌出。

     容洱凝视着那些血,没有马上敷上山漆,而是等了一会儿,血珠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再敷上一点山漆。 伤口刚触碰到山漆,竟然有点麻意,跟爷爷以前给自己敷山漆的感觉并不相同。

     容洱几乎就要失望了,然而手上伤口的血珠却渐渐凝住,不再往外溢了!

     这里的山漆还是可以用来止血并且效果尚佳。 容洱立即将研磨好的山漆均匀地敷在御玄鸢的伤口上。

     那道伤口狭长,而且很深,且伤口处很不对劲,已经血肉模糊一片。

     伤他的那把武器上面,绝不是如同一般刀剑那样光滑,而是锯齿状的。

     容洱蹙眉,她没有想到伤人的到底是哪一方的人,四皇子的?还是那个多番要杀自己的神秘人的?抑或其他势力?

     当初书里面对他受伤这一段几乎略过,也有可能是她自己略过了那部分。

     她不记得有看过御玄鸢受伤的情节,只是记得当时女主楚碧翊正在她的姑姥姥吴主簿家,而御玄鸢正在那儿要找一样东西。

     至于是什么,书里面后来介绍是先帝兵符。 但是御玄鸢并没有找到,另一个和他抱着同样目的的人很明显也没有找到。 后来御玄鸢为了要离开,劫持了女主,要女主帮他逃离。两个人就这样认识。 容洱回忆着书里的内容,默默看着御玄鸢,他的伤口也渐渐止住了血,这样,应该过一会儿就会醒来。

     可是,天也已经完全黑了。 容洱即使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在野外待得多,不过从来都不是在晚上。

     她抱膝坐在御玄鸢身边,心里不是没想过要揭开他的面具看一看真容。

     但是天太黑,只有闪烁明灭的星光,月亮不见任何影子,就算揭开了,也看不清。

     容洱回想着小说情节,突然间有些迷茫现在要干些什么。

     她百无聊赖地躺下身去,在离御玄鸢不远的地方,时不时看看他熟睡的侧颜时不时看看星空。

     就在今天,小说里的男主角和女主角见面了。根据小说,男主是对女主一见钟情之后就穷追不舍整整两年,期间各种努力使尽浑身解数才最终抱得美人归。

     容洱对他们的故事熟稔到记得帅气男主的每个动作和每句话,只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接触男主,还是在漫天繁星里。 她想她会一直记得这一天的,哪怕冲着这璀璨的夜空。

     穿越过来这么久,终于看到一个很熟悉、很亲切的人,自己了解他的一切,容洱蓦然对御玄鸢有了些归属感,纵然他完全不认识自己。

     她轻轻地脱下外衣盖在御玄鸢身上,唇角有自己都未能察觉的浅淡笑意。 不知不觉中,容洱就趴在御玄鸢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她是自己哆嗦着醒过来的,御玄鸢还在昏迷着。

     她皱着眉,慢慢凑上去,伸手要试他的鼻息,心里一边暗暗诧异着:没想到自己的到来让事物原本的轨迹偏这么多,男主真的要被克死了吗? 结果就在容洱的手刚刚触到御玄鸢的面具上唇时,对方蓦地睁开眼睛。

     一泓清泉一样沉静的眼睛定定看着容洱,她一下呆住。

     手放在御玄鸢的面具上,不知是否要抽回来,但好像也没有继续探鼻息的必要,那······ 御玄鸢看了看容洱怔忪的样子,一双清澈的明眸清晰地映着自己的影像,还带着隐隐的不安与认真,小小的脸颊粉若樱花,十分可爱。

     面具下他的唇边淡淡浮起一丝笑,带着一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和,轻轻问:“你叫什么?” 容洱赶快收神回来,带着激动的心情告诉他:“威尼斯网站网址是容洱,容尽洱海沧桑的容洱!”——想让他印象深刻点。

     说完后又觉得是否语气太激昂了一点,让人感觉好似行军打仗的粗人一般,她现在可是一国的公主啊。

     于是容洱又缓缓添道:“也可以记成容颜的容,大理洱海的洱,就是在大理看洱海的样子,威尼斯网站网址的爸爸妈妈——咳咳,威尼斯网站网址是说威尼斯网站网址爹和威尼斯网站网址娘,一起在洱海度蜜月,也就是新婚的时候有了威尼斯网站网址,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

     “说起来不是一般的巧,威尼斯网站网址爷爷当时没有去,可他给威尼斯网站网址取的也是这个名字,连字都一模一样呢。

     “只是威尼斯网站网址爷爷给威尼斯网站网址取这个名字的原因威尼斯网站网址就不知道了,他死活都不说。” 御玄鸢眨了眨眼,眉毛上挑,桃花眼里笑意浅浅。 “威尼斯网站网址还以为是你出生的样子吓到了你娘。” 容洱本来还在思虑:他就问了一句,自己啰嗦那么多句可好?

     结果下一秒就听到了这句话,一开始她不解,疑惑地发出一个单音节:“欸?” 御玄鸢眼中笑意更深,但仍一本正经地解释:“你刚刚说,是容尽洱海沧桑的人。

     “威尼斯网站网址曾想去大理洱海一览胜景,但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现在见你,已然知道洱海有多沧桑了。”说罢自己撑不住笑,身躯微微颤抖。 容洱撇了撇嘴,无奈地摆了摆手示意不足挂齿。

     实际她心里早已波涛翻滚,怒火翻滚。

     当初自己每天缠着爷爷问这个名字的由来和含义时,妈妈实在看不过就这样告诉自己的,刚刚说的时候她可是一个字都不差。

     但是她却忘了自己此时为了安全还易容成了一个脸长得普通到没有辨识度的人。

     唉,沧桑,现在真是沧桑了。 “那你呢?”容洱反问。 御玄鸢坐起来,将盖在身上的衣服递给容洱,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走到马儿的旁边,整理好马鞍之后,转过身来——轻唤一声:“容洱过来。” 容洱偏头看过去——阳光从他身后争先恐后地四散飞扬,一起逃逸的还有他的声音,弥漫在这空气里,雅致醇和,宛如佳酿初启。

     多年后,容洱才知道,那时刻站在那里的人,不仅教懂她何谓刹那芳华——亦是她生命里一场大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