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美化
    里昂站在城镇边的屋顶上,将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他看到了食人魔的凶悍,真十字架的神奇,阿比迪斯的勇猛,以及地精们的强大火力。

     硝烟笼罩战场以后,里昂陷入了思考:如果说强壮的食人魔战队还可以用人力去填补、去阻挡的话,那么地精们的火力之强大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个BUG。该死!他们已经是现代化的军队了!

     地精们人手一杆火枪,团队配备的火炮数量相当可观,并且熟练地使用策略:可以想象,昨晚以霍加为首的一干刺客在阿克港内搞破坏,除了吸引十字军注意力、为刺杀维齐尔作掩护之外,同时应该也是为配合地精们抵近阿克港布置防御阵地。

     而白天一到,地精们恢复了火力优势,又有了可以凭恃的防御阵地,便派出狼骑兵前来挑衅了。虽几经反复,但最终终于将十字军主力引出城外,予以大量杀伤。

     不得不佩服这些矮小的绿皮半身人,他们的计划一环套一环,先是击溃骑兵团,再来抵近围困,最终打败十字军于城外。

     甚至他们还懂得挖掘战壕!站在高处的里昂看得很清楚,地精们的战壕分为几排,是层次分明、前后左右互通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散兵坑。要知道在另一个世界里,战壕这种东西的大规模运用,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那时的交战双方普遍配备有机枪大炮,催生了战壕的成熟使用。

     里昂不认为十字军的那点可怜火力会迫使地精们连夜完成了这么大的工程,只能说明地精军团在以往的战斗中就习惯性地使用战壕这种辅助工事。里昂猜测如果自己进一步与这些地精打交道的话,可能还会发现地精们拥有成熟的军事编织、完整的后勤补给、甚至军衔制度。

     虽然十字军一方没有能够威胁到地精们的火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地精们挖掘的战壕没有用处。首先,能够进一步减少十字军一方弓弩带来的伤害;其次,骑士团失去了用武之地,让战马去跨越战壕简直不可想象;最后,战壕的出现很好地掩护了迫击炮——这又是一种跨时代的武器,迫击炮最早出现于二十世纪的日俄战争时期。

     里昂分析,地精们的迫击炮虽然不见得质量如何优秀,但已经有了基本的功用。一颗颗迫击炮弹从战壕里抛射出来,掉落入十字军战阵里,着实造成了不少死伤。可以想见即使十字军拥有大量火炮,也是无法击中这些隐藏在战壕里的迫击炮的。

     总的来说,地精军团的武器种类齐全,配合着防御工事围困阿克港,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而十字军一方的秘密武器真十字架,与完美配合的地精团队相比,则要相形见绌了。虽然它的出现帮助了十字军反过头来击败食人魔战队,然而它的作用距离十分有限,达不到枪炮那样的效果。里昂亲眼所见,真十字架释放的圣光波浪虽神奇,但却只能影响到近在眼前的食人魔,而没有波及稍远的地精阵地。

     更糟糕的是,真十字架施放过一次攻击后,便不能继续使用了。刚才,里昂远远地听到“真十字架需要充能”这样的话语。

     就在里昂胡思乱想的时候,战场上的硝烟已经散去,阿比迪斯与异常高大的食人魔极速接近,看来是要拼个不死不休的结局了。对此里昂无能为力,像他们这个级别的战斗自己无法参与,可能双方一个不小心触碰到自己,自己就有生命危险。

     所以里昂索性不去理会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此时正有大批的十字军败退回阿克港,他们急需安抚和治疗。

     里昂从屋顶回到地面上,迎接这支败军之师。

     “圣光会为你们感到骄傲的!你们太英勇了!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里昂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热情洋溢地地对归来者喊道。

     里昂的表现让他身旁留守的十字军战士们面面相觑,他们分明看到己方军队败退回来,死伤无算。

     可能是发现了自己在唱独角戏,里昂立刻对周围的守军说:“把你们的情绪调动起来!威尼斯网站网址的战士在真十字架的引领下打了一场大胜仗,现在每个人都必须为他们欢呼,否则军法处置!”

     十字军对待自己人和对待敌人一样严苛,任何违反军令的行为都有可能被处以吊死的极刑,所以虽然他们很困惑,但在里昂的威逼下,一个个都强行挤出了些笑容。

     其实,无论是从战略目的的完成情况来看,还是从人员死伤的数量上来看,十字军一方都得算是经历了一场惨败。但里昂认为,士气可鼓不可泄,远征才刚刚开始,未来还要经历许多次战斗,绝不可让士兵们在这个时候就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信心。所以,他决定将这场失败美化为一场胜利。

     还没等十字军们退回到近前,里昂便开始了他激情四射的演说:

     “你们击退了兽人的狼骑兵,为骑士团报了仇!”

     “你们全歼了地精军团中强大的食人魔战队,剩下那些可笑的小矮人就留到明天再杀死吧!”

     “卑鄙的地精啊,见情况不妙竟然用枪炮拖延时间,明天定要给他们好看!”

     “敌人的火药已经不多了,明天再来一次进攻,一举将他们击垮!”

     眼见着里昂说得唾沫横飞,他身旁的守军也多少领略了他的意思,附和着说起来:

     “是啊!敌人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们都是好样的!愿圣光庇佑你们!”

     “快回来休息吧,明天再将敌人杀光!”

     守军中机灵的人开始有样学样,而比较笨的那些也开始跟着欢呼,竟然造成了一个万众欢腾的情形。等到败军退回到阿克港时也受到这样的情绪感染,与守军们热烈地汇合到一起。

     其实,那部分战败的军队还没从战斗中回过神儿来,他们只知道死伤惨重,需要逃命。等到他们到达阿克港时,发现败退已经被里昂美化为了攻击受挫。

     而战败的十字军自然是乐于接受这样的结果的,虽然他们中的少数人心知肚明,但没人愿意破坏这个欢乐的气氛。随着守军一方的热情欢迎持续、伤者得到救治、其余的人得到休整,以至于所有人都开始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就是攻击受挫,己方只是返回城内调整。

     随着军队被妥善安置下来,里昂也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将注意力转回到战场上,在那里,阿比迪斯和穆戈尔的战斗,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