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海水淡化
    “……圣历653年,为将圣光的福音传播至世界彼端,圣光使者夏亚组建十字军,横跨大洋前往蒙昧而尚未开化的大陆先祖之洲,开启第一次东征的神圣之旅……次年,十字军登陆先祖之洲并击溃野蛮的兽人部落,而后于部落原址建立永久性城邦,取名伊利亚……657年,十字军主力踏上归途,而留下来的战团推举夏亚为王,建立亚特兰蒂斯王国……”

     里昂坐在船舱里,借着昏暗的火光阅读着一本名为《圣光指引》的书籍。这本书可不简单,它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圣经,不仅记载了圣光的前世今生,还忠实地记述了相当一部分历史。此时距离里昂获救已然过去了两天,他正在靠着这本书来恶补这个世界的知识。

     “……亚特兰蒂斯王国立国百年,虽经几代王者励精图治、开疆扩土,却最终覆没于地狱军团无休无止的打击之下。王国虽已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中,王位的传承却从未断绝!任何圣光的信徒光复圣地伊利亚,他都将被赋予继承王位的权力,加冕为亚特兰蒂斯之王!”

     里昂终于看完了《圣光指引》中的一章,他放下书本,闭目思索: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和自己曾经所处的那个世界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不仅是物种和人文,就连十字军东征这段历史也极为雷同。

     两个世界的远征都是带有宗教性质的军事行动,它们都有各自的圣地,分别建立了各自的王国,而后又像约好了似的一同覆没。最为神似的一点就是两只远征军都以十字为神圣的标志,不同的是基督教的十字是为纪念在十字架上殉难的耶稣,而圣光教会的十字却是代表着惩戒异端的刑具。

     然而,相似并不等同于一模一样。虽然《圣经》上也记载着种种神迹,然而却大都是时间久远的故事,可《圣光指引》这部书上却言之凿凿地写明了圣光的存在,甚至注有运用圣光的方法。按照书中所说,圣光是一种神术,存在于世间的形式是金黄色的光芒,它可以由虔诚的骑士或牧师运用,既可伤敌,又能疗伤!这引起了里昂的极大兴趣,若真如此,那么圣光可就属于魔法的范畴了,难道这真是一个魔幻的世界?里昂已然迫不及待地想要要见识一番。

     正在里昂神思遐想的时候,头顶上方的甲板传来声响,片刻后便有水手进入船舱,他们带来了今天配给的食物和淡水。

     船舱内有几十名十字军士兵在休息,然而他们似乎对于食物和淡水并不怎么感冒,只有包括里昂在内的寥寥几个人起身接过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份,其余大多数人是靠着水手们走到床铺旁分发的。

     这也难怪,食物只有黑面包和熏咸肉两种,连吃两天已经让里昂对于这些食物有了抗拒情绪,更别说与这两种食物相伴月余的十字军士兵们了,应该是除了厌恶便只有厌恶。不止如此,湿热的船舱里还传来阵阵异味和嘶鸣声,这是因为船舱中圈养有几匹马的缘故。没办法,骑兵是这个时代的主力兵种,骑士们怎么能够没有马呢?于是,人们只能将战马带上船,忍受着刺鼻的马粪味儿了。在这种环境下别说进食,能够忍住不呕吐就已十分难得。

     里昂不同,他走南闯北去过很多环境极端的地区旅行,经历过许多次没有食物的困境,所以他更懂得食物的难能可贵。所以忍受着难闻的气味,里昂风卷残云般将食物咽进肚里。

     唯一让里昂有些不爽和担忧的是水,配发下来的淡水已经发臭,长期饮用是会生病的。在这个没有青霉素和抗生素的时代,这无疑很致命。

     不过里昂有办法,他将杯中的淡水“慷慨”地让给别人,换回不住声的感谢。而后,里昂起身,决定自己制作一些清洁的淡水回来。

     *******************

     要想在大海上获得淡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对于掌握了“海水淡化技术”的里昂来说,却也不难。至于他用来制作淡水的关键材料,便是高端的现代化科技产物——黑色塑料袋!

     里昂寻来绳索和水桶,施施然地走上甲板。

     此时正值晌午,强烈的阳光炙烤着海面,这为“海水淡化工程”创造出了优异的条件。

     里昂用绳索将水桶系紧,扔入海中取回半桶海水。而后他将水杯固定于水桶底部,小心地不使海水没过杯沿——这一点尤为重要,水杯是用来装淡化后的饮用水的,若是与海水混在一块儿,则无法饮用——做完这一切后里昂用旅行包中携带的黑色塑料袋遮住水桶口,并用绳索密封。最后一步,里昂将一块重物置于塑料袋上方,人为地使黑色塑料袋向下凹陷,凹陷的尖角直指水杯口。

     如此一来,一个简单的海水淡化装置便完成了。

     其原理很简单:利用黑色塑料袋吸收阳光的热量,将水桶中的海水加热蒸发。由于水桶口已被密封,水汽上升后只能附着于桶口的塑料袋上并凝结为水珠。又因为黑色塑料袋向下凹陷的缘故,水珠会沿着倾斜度向下滑落,到达凹陷尖端后则从塑料袋上滑落,滴入桶中的水杯里。

     这种方法其实是制作蒸馏水,一个蒸发的过程就会使海水脱去盐分,从而变得可以饮用。千万别小看这个听起来“高大上”、做起来却十分简单的小技巧,据里昂所知,在曾经的世界里有一名海员流落于海上,就是靠着这个法子获取淡水,并在一艘救生艇上漂泊了七十余天,直至获救。

     诚然,这个方法获取淡水很慢、很有限,但维持一个人的生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里昂将水桶置于阳关下暴晒,而自己躲在船帆的阴影下等待。仿佛仍觉不足,里昂又将沾湿了的毛巾系于头上,以达到减少身体水分流失的目的。他必须这样做,要知道他费了一番功夫就是要补充淡水,若是身体中的水分在阳光下被蒸发、丧失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做完了这一切,里昂靠着桅杆坐下来休息。海风轻拂,海浪低吟,这些让里昂不知不觉中在摇摆的甲板上渐渐睡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